Pages

Thursday, July 29, 2010

改变

一个人的改变会引起多人的猜疑?
一个人想平静,原来也会误当自闭了,或是他有心事?问题?
心事,问题谁没有啊?
或许这是大家的“关心”。。。

别人的改变,是你我能了解的吗?
别人的改变,是你我该插手的吗?

就算那个人不再像以前,像以前那么单纯,
就算那个人不再像以前,像以前那么开朗,
就算那个人不再像以前,像以前那么简单,
这由得你吗?

这也只能怪社会的腐败,
这也只能怪社会的败类,
这也只能怪社会没有多少个如此善良的你!
怪?怪得了多少?

就算那个人不再像以前,像以前那么容易相信人,
至少最终他还有一个人可以相信,那就是他自己。。。

朋友,世上要顾虑的事实在太多,何必如此烦恼,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潇洒就好,开心就好!

Wednesday, July 14, 2010

终于拿P

是的,昨天我终于考取驾驶执照-P牌了。。。
那一刻的我很感动很兴奋。。。

从没驾过车到坐在驾驶盘面前操纵一辆灵鹿车。。。
从不曾启动车到与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穿梭在公路上。。。
从不知何谓加速踏板,制动踏板,离合器踏板,变速杆,驻车制动器到明白它们的原理。。。
从十个小时的练习到考车的那一天。。。
从失败到过关。。。
是过程吧。。。是熟能生巧的过程。。。

在这里要感谢曾鼓励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们。。。
因为这一些鼓励支持已转化成力量让我顺利过关。。。

告诉你们哦。。。
等待指示的那一刻。。。
我是一直在跟自己说---你可以的,加油!加油!加油!
                                    ---你一定能的!
                                    ---你是最棒的!

哈哈,我的意思是信心真的很重要。。。

Monday, July 5, 2010

老歌

星期日的夜晚,耳熟能详的老歌,我曾经是那么的陶醉其中。。。
中学时期,就算隔一天有学,我都会让收音机开着,伴我入眠,最多让你啰嗦几句。。。
可是上了大学,这习惯已经不再,你也不在了。。。
我是多么希望假期回来,和你一起听邓丽君的歌或者校园民歌或者我们共同喜欢的老歌。。。
这个假期,我在做什么。。。
你一定很失望。。。

叮当翻唱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唱得多么激昂啊!

是她的心声?是我的心声?还是大家的心声呢?

我是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不算太高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攀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明天没有变的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们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我们注定无处可逃
当我尝尽人情冷暖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燃烧
生活的魔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Sunday, July 4, 2010

When World becomes Morld



‘这个世界应该改名叫Morld ’是今天星洲日报副刊的主题。这篇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里,这由于牵连到我在这个假期所面对的事情,我很仔细地看了一遍,得到了我想要的结论。你们不妨看一看,当然不同的人会引起不同的回响。

在首页,它是这么形容的:
什么时候,人类选出了一个国王,中文名字叫金钱,英文名叫Money?美貌是王后,权力是太子,名誉是公主,之后站着两排臣仆:一排是生命、健康、才华、作品、美德、青春、自由、爱情、幸福、快乐、家庭、友谊、奉献、信仰、事业、慈善、公平、法律、正义、情趣、爱好、安全、理想;一排是疾病、阴谋、罪恶、战争、暴力、毒品、偷窃、抢劫、挫折、伤害、欺骗、自私、痛苦、抑郁、孤独、愚蠢、无知、迷惘、麻木、冷漠、残忍、危险、肮脏。


今日世界,正上演一段金钱与人类的“双人舞”。


我们总想做自己的主人,却常常沦为金钱的奴隶。金钱是怎么搞定我们的?他总是肆无忌惮地驱使弄臣,羞辱良臣,漠视底线,践踏原则,撕毁契约。暗设交易,激发领域,收买人心。


金钱正在把我们每个人逼入绝境。只有一个拥有健全法律和商业运行机制的社会,才有能力帮助个人反抗国王;只有一个拥有信仰和多元价值观的社会,才有机会团结个人看轻金钱。

你们认同吗。答案有两个,一个是认同,一个是不认同。为何?因为有‘两种’人。。。

被金钱颠倒的世界,从World变成了Morld,这个世界叫Morld。
在这个名为Morld的世界,发生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战争,正愈演愈烈。

内容我就不提了。


其中一段让我深思了一会儿:
成功是一种毒药,钱是它的药引。如果金钱到最后,没有给有钱的人带来幸福,却让没钱的人不断抱怨,我们又该如何填补这几十年观念骤变所带来的心理落差、道德错位与文化断裂?

可能有人会说:世上没有如果啦。是吗?那这词何来?为什么办活动的人要未雨绸缪,顾虑突发状况呢?我反而欣赏有把‘如果’放进生活的一部分的人,因为他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当然也要适可而止,有时候做事不能顾虑太多。(是不是觉得人生很矛盾?)

翻了翻,翻到了蔡康永的专访,我对他另眼相看。

其中记者问:在中国有些年轻人被称为蚁族,每天用几个小时来赶路奔波、上班下班,他们觉得生活很无望,你想对他们说点什么?有些年轻人是富裕而被娇宠的一代,他们觉得得到什么都很轻易,不知道人活着为了追求什么,你又想对他们说什么?

蔡康永答:虽然是有那么一个世界,号称没有你照样存在,但容我提醒一句:你在你心中创造的那个世界,才是你最常存在的世界。


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