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unday, October 9, 2011

把♥爱♥传送出去

经过了很‘难忘’的presentation week, 是应该好好让身体休息休息的。累是藉口,那份兴致勃勃想参与的心无法让我拒绝记事簿周末栏里填上了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反而弥补了我心灵上的需要。


今早幸好室友庆蕾睡得醒(她可是我们家睡觉第一名的哦!),不然我们可赶不上在7.00am 集合呢! 左邻右舍,‘上邻下舍’, 似乎都被我们的脚步声,大动作制造的声音给吵醒了。唉,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们可能会感激我们提供你们天然闹钟的服务吧?呵呵~~
-----------------------------------------------------------------------------------------------------------------


今天很难得也很荣幸地可以参与慈青活动—— 探望麻风村落的老人们。

首先让我来大约解释什么是麻风病。


麻风病(Leprosy),又作麻疯病、痳疯病、癞病等。医学领域称为汉生病或韩森氏病(Hansen's Disease),是由麻风杆菌(Mycobacterium leprae)引起的一种慢性接触性传染病。汉生病或韩森氏病之称由来,则是出于麻疯杆菌的发现者-挪威学者韩森(Gerhard Armauer Hansen)之名。这种病主要侵犯人体皮肤和神经,如果不治疗可引起皮肤、神经、四肢和眼的进行性和永久性损害。麻风病的流行历史悠久,分布广泛 ,给流行区人民带来深重灾难。要控制和消灭麻风病,必须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贯彻“积极防治,控制传染”的原则,执行“边调查、边隔离、边治疗”的做法,积极发现和控制传染病源,切断传染途径,同时提高周围自然人群的免疫力,对流行地区的儿童、患者家属以及麻风菌素及结核菌素反应均为阴性的密切接触者给予卡介苗接种(BCG vaccine),或给予有效的化学药物进行预防性治疗。(更多的资料可以参考百度百科& 维基百科

M.leprae is an acid-fast, rod-shaped bacillus
that mainly affects the skin, peripheral nerves, mucosa of the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and also the eyes.

还未到达目的地之前,有位慈青学长也大约向我们介绍了麻风村的由来以及吩咐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因为麻风病人们的异样对某些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嗯,我和庆蕾却认为:只要我们的眼睛美丽,再加上那个人有颗善良的心,那么他/她怎么看都是美丽的:P

我曾读过关于麻风病人的文章,其中有这么形容麻风病人的可怕遭遇 :每当杀人之时,刑场上竟先燃放密如炒豆的鞭炮,然后刽子手用机关枪向哀号的形色枯槁的人群扫射。没有枪决造反者时的激昂口号,也没有处决刑事犯的重镣加身,既没有判决书,也没有法警,因为被枪杀的人根本没有罪,他们只是一群病人,是麻风病人。 连续几次惨绝人寰的屠杀,被击杀者达300人之众。行刑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就是为了掩盖当局的罪恶,兼为刽子手们壮胆驱邪。两千年前,麻风曾是当诛之罪,"疠者有罪,定杀。"  疠者,麻风病患者是也。千百年来,麻风病人就悲惨的求存于"天刑"的恐怖之中。

这果然听起来很悲哀,但那时候世界医学对麻风病的认识尚浅,都认定这种病是绝症。人们为了避免被传染,经受病情的折磨,病人往往会受到残酷对待,被遗弃在荒野中任其生灭,甚至被活活烧死!幸好,有勇气、坚持、毅力的医学家们终于找到方针,才得以让该观念成为过去。


到达目的地后, 我们在一间庙集合,然后被分配为两大组人:一组被派去探望病房里的麻风病人而另一组则被派去帮忙分发物资给住在小木屋的麻风病患的老人们(我是这组的:P)。

麻风村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感觉是个遥不可及、与世隔绝的村落。来到麻风村,可以观察到这里曾经是四面环山,呈盘形洼地,远避河流及交通要道,与外界自然隔离的。我们一行人步行来到这里,都被这里的花花草草所吸引,叹为观止!听学长说,由于麻风病人们与世隔绝,生活无助且寂寞无聊,为了让生活更有意义,他们就兴起了栽种花草树木的活动,然后透过中间人卖出去。除此之外,我们也注意到这里的小木屋,大多数是两间合并于一块小小的面积上。小木屋设计简陋,窗户都是封闭的。学长也说,他们的生活用品,食物都是找人递过去的。

也许这里是他们唯一宁静的港湾。由于遭遇一样,感同身受,与其埋怨,倒不如守望相助。他/她们活下来了。。。。。。

我们这组再被分成两小组,手挽住放着物资的篮子,往一间间的小木屋出发。见到他们时,师姑就会亲切地以方言大喊‘啊嫲’,‘阿公’!他们都是笑脸迎人的。我们就轮流把物资以九十度鞠躬方式交给他们。接着大伙儿就会向前和他们聊聊几句。哈哈,我们当中有一些的方言是‘有限公司’,为了不让老人家失望,都会绞尽脑汁去应付,结果让老人家取笑,还闹出了不少笑话,让我们笑得见牙不见眼呢!

我见到的大多数都是古稀老人,孑然一身,眼神呆滞而浑浊,有些甚至丧失劳动能力。他们看到我们的到来,有说不出的感动。口里一直说:有心就好,有心就好。。。。。。
或许很少人陪他们聊天吧,眼神中感受到他们的期盼,期盼我们坐下来聆听他们的故事。我们确实很想,但我们必须得顾及其他老人,所以时间上是有限也很仓促的。有些幸运的话,后代偶尔还会探望他们以及为他/她老人家购置家具物品,不幸的则唯有靠政府和社会救济度日。


有几位老人家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中好像是叫林月儿的阿嫲,我们在她家逗留最久的。她让我感动的地方是,她把人家给她的红包钱都给捐了出来!最后她也缓缓地诉说她的过去。闻者心酸啊!!临走前,我也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抱抱 :P

还有一位阿公,曾经是救伤员,也驾驶过直升机,能操英语,要求以他的花当背景,要学姐帮他照相,呵呵~~他好可爱哦 :P  在 他的小小范围里,却塞满了很多杂物,当中还有一大尊的弥勒佛,墙上也贴满了很多旧照片。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灶头,让我不禁用手机拍了下来。(其实我们是不鼓励拍照的,学姐除外。) 

阿公的灶头


分派完毕,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

我的感受是:我们无法为他们做些什么,能做的的就是这些小小的举止。反而在从他们身上我们得到更多,不止是感动,感恩,更让我们更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我们实在太幸福了,拥有的太多,反而不懂得珍惜。庆蕾说的对,虽然这些只是微不足道的动作,或许真的没什么好提的,但特丽莎修女曾动情的说:“ 我们所做的不过是汪洋中的一滴水,但若欠缺那一滴水,这汪洋始终少了一滴水。” ,因此这小小的动作,可是大大的关怀啊!


然后就午饭时间啦,是香喷喷参了一些素料一起炒的饭还有果冻!(由于从昨晚到今天都忙活动,都没好好地吃到正餐,所以从午饭到回家的路途中我好像饿鬼投胎般,总共吃了四碗饭!嘻嘻,反正有多余的,惜福啊!)

好,在这里也和你们分享我今天学的手语歌 《一家人》, 我非常喜欢。有很多版本,不过我只分享华语与马来语的版本。然后也顺便分享在YouTube偶然找到另一首歌叫《让爱传出去》 :P













         

                                                               





这张照片是我在Mid Valley 参观 KLPF 摄影展所拍下来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