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做么’时间过到这么快??

Haiyo, 你闲不闲啊,这句话讲鸟 这么多年,不闲么?你不闲,我都闲鸟~~~!!


看到这篇的你,或许心里会想: 你做么,痴线鸟 啊?

哈哈,我不是痴线了,我只是被最近爆红的Teddy 哥影响,他的影片被传到真‘够力’一下!
请看片。。。。。。




哈哈,不晓得你们是否赞成,其实语言是属地方性的,多多少少都会受当地的文化环境影响,就这样一代传一代。

当然这是我们马来西亚华人的特色,虽然很不正统,但却是那么的熟悉。

不过,若你是杏坛的人物,为人师表的你应该尽量说正统的华语。


话说回来,我还是要大声的叹道:时间实在过得4896的快

我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事实———我即将是第四年的学姐!!!
事实是很惨忍的(沮丧沮丧)。。。。。。

今天一考完最后一张试卷,不是飞奔出去玩,反而被 DR ‘蔡依林’ 拖了不少时间,不少就大概2小时罢了(liao),在briefing LI 上.。。。=.= !!!

唉,结果的结果是我会留在UKM KL 当 RA 咯。。。是不是很砸?真的有砸到叻。。。

然后就和一班同学在 ‘飞轮海’ 的 Sushi Zanmai 店享用午餐,嗯,好吃到~~~(飙高音)。。。

接着不到下午四点我就得赶回Fac见我的supervisor, DR.罗茜。。。他(我到现在还傻傻分不清楚应该用女字旁的她还是单人旁的他)的房间整齐到~~~~~~(飙高音2X)。。。

哈哈,今天大概知道自己的论文的范围,蛮庆幸的是我的实验不需要杀生:P 


接下来,会与大家分享视觉及听觉都会受益的MV—— SNSD 的 MR.TAXI.



p/s : 这篇的华文实在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写这么够力的词句。。。
        这篇文章纯属个人兴致,如有意见,并不代表本人立场,因此恕不受理,但你可以留言。
        谢谢!!


Thursday, April 21, 2011

《遥远星球的孩子》Children from the Distant Planet


我的标题有‘《》’这个符号,那么很明显的我是想和大家分享电影或者书籍之类的。是的,我是想分享一部电影。电影?不,明确一点,它是公益系列纪录片———《遥远星球的孩子》。《遥》一共有四集,既是,一、《我是蔡杰》,二、《我也会为你高兴认识你》,三、《吹泡泡》,四、《自闭症之谜》。《遥》讲述着孤独症者独特的内心世界,是部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片。容易掉眼泪的你请准备毛巾(环保)。


这部由陈国富导演担任出品人及台湾金钟奖导演沈可尚执导的纪录片《遥远星球的孩子》以
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角和路径探讨孤独症这一至今无法完全解答的谜题。拍摄耗时两年多,从
医学、伦理、道德、家庭、生活、工作、梦想等多种角度出发,观察孤独症者这一特殊群体,       
撇开“孤独症"是一种神秘疾病”的刻板印象,用平等的视角,走近一个个独特的灵魂。

想知道更多或想观看?那请链接这里《遥远星球的孩子》。

这部片正响应着关于自闭症公益的活动因此可以在网上免费观看,为期大概~~~呵呵,不确定,总之有时间就不妨看看啦,不会花很多时间的,就大概以时速120公里从吉隆坡回到太平的时间罢了。。。。。。


接下来想分享的是周迅所主唱《遥》片的主题曲—— 這世界唯一的你



Autism or  Kanner's Syndrome, is a complex developmental disorder distinguished by difficulties with social interaction, verbal and nonverbal communication, and behavioral problems, including repetitive behaviors and narrow focus of interest. 


As my friend stated in her Facebook's wall said: 'They are not concealing themselves, they just do not know how to social with this world~~~'


"He is not blind, but he cannot understand what he sees;


He is not deaf, but he cannot take in what he hears; 


He is isolated from the world, 


just because he cannot make sense of it !"


Hope you enjoy the show !

Sunday, April 3, 2011

Journey to The Neverland 2008年11月24日 至 29日


这篇我特别注明它的日期,因为它是已经发生在两年多前的回忆。是我以及一班爬山队友们人生中的美好回忆。它让我知道人的意志力是多么的令人惊叹,也让我真正的与大自然接触,它,是多么的美丽。。。

接下来的叙述是转载于坤益的部落,因为只有他把整个过程给记录了下来。也许需要一些耐心看完整篇。。。希望你们也能感受到。。。:P


无名爬山队之一

然已走出稠密的森林很多天了,心还是非常的挂念,那一段大家一起携手走过的五天四夜。不长,但已足够将九颗心紧紧地系在一起。

为了这一次的疯狂爬山行动,我们可花了不少时间进行策划及筹备。从一开始的招募爬山队员活动,到正式组队,开始积极跑步训练,过程大约是两个月。由于这一次的目标是直闯马来半岛第二高、第三高以及第四高的山峰,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原始森林之一的山脉— 蒂蒂旺沙山脉,故在队形方面都要求比较严谨。无论在体形、体力或者意志力方面,都要有一定的标准。最后,人数敲定了九人,七男二女。伟麒、志凯、坤益、崇庚、敬渊、俊辉、伟伦、春蕾以及育萍。

20081124 日,早上七点,我们一行人正式浩浩荡荡地从文良港出发展开一趟惊叹之旅。我们先到富都巴士总站乘搭8.30am的巴士出发到金马伦。大约四个小时后,我们到达Tanah Rata。由于拥有多余的时间,我们要了一个每人只须RM25的金马伦八大景点之旅配套。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餐,我们于1.30pm上了一辆旅游货车,展开我们九人的疯狂“搔首弄姿”行动。我们疯狂旅游的地点包括了:玫瑰山庄、草莓园、蝴蝶公园、BOH茶园、蜜蜂场,还有僻静的万佛寺。这一个配套还蛮值得的,有兴趣到金马伦游玩且不想太麻烦的朋友可以考虑这一类型的旅游配套,不用浪费您的精神去计划旅程。


Crazy, mad ppl in Mountain House…






一番玩乐之后,6.30pm,司机送我们到已预订好的廉价住宿房——Mountain House,就在Brinchang大街。这是一个由爬山发烧友所经营的廉价旅馆,四人一房一晚只需友情价RM40。我们在楼下的火锅店与领队——Mabolo见面,也顺便一起吃火锅,讨论隔天开始登山之旅的细节。由于大部分都属于新手,更是未曾攀爬过大山的队伍,故这成了我们这爬山队最大的隐忧——体能与心理素质。由于我是里面最年长并曾与领队到过几座大山,所以我又被编排在最后一个位置,包办所有的殿尾工作。

一餐饱食过后,我们到对面的商店买些东西,然后就回房收拾爬山背包。五天四夜,完全与世隔绝,要带的东西还蛮多的。一个大大的爬山背包、背包护袋、可以承受得住4oC寒冷的睡袋、三套衣服(一套爬山时穿的,一套睡觉时穿的,一套走出深林回到大城市时穿的)、紧身裤、夹克、寒帽、手套、帐篷、雨衣、绳索、小型煤气炉、Mastin、 锅、药物、防蚊膏、小刀、个人卫生用品、拖鞋、爬山树胶鞋、水瓶、粮食,当然还有少不了的相机!爬山的食物分配基本上都以方便为主,每天只煮早餐和晚餐 (就在扎营的地点煮食),而午餐则以干粮取代,通常就在行走间的小歇时,每隔半个小时或两个小时,进行简单的补充,没有正式的午餐时间。

大约晚上十点半,我们换好了隔天爬山穿的衣服,拍了一个超无聊但非常搞笑的 Video Clip 后,大伙儿就进入梦乡,为隔天的个人体能与心智挑战,养足精神。


进入世上最古老的原始森林,探索并窥探大自然的奥秘。真正的挑战就要开始了!



无名爬山队之二

25/11/2008,早上7.10am,我们在Mountain House楼下集合。前一晚通过电话沟通租借的四轮驱动车也准时于7.30am到来。此时天空下起毛毛雨,但这并没有阻碍我们的前进。把所有的行李搬上车顶后,我们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We were taking breakfast at Kampung Raja before started our long long journey deep into jungle.

  

我们先到Kampung Raja的小镇享用早餐,然后于8.30am继续往目的地前进。先说我们的司机,一副牛仔的打扮,看似印度人,驾着他的越野车在山间小路上驰聘,过河涉水,对他来说一点挑战都没有,我们这班都市来的孩子反而在车里狂叫。大约30分钟的车程,我们穿过了山区的菜园,来到了Black Waterfall – 我们开始完全用脚行走的爬山征途的起点。此时,天空依然下着雨。我们下了爬山背包,穿上了雨衣,做了做暖身运动,拍了一张个人出发前的档案照,然后就正式出发。
进入世上最古老的原始森林,探索并窥探大自然的奥秘。真正的挑战就要开始了!

At the border of Kelantan and Pahang







我们一路沿着Black Waterfall对面的楼梯级一直往上爬,这是一条水利局的工作人员为方便进入山里,引进山水来供给农民们灌溉农作物而建的梯级。由于恰逢雨季(过去的一个星期都在下雨,走出森林后也才发现东海岸多区严重水灾),我们很快就碰到了挑战 – 横渡急流。由于水流很急,我们惟有一行人手牵手一起渡过。还好较浅的地方水深不及腰部,我们很快就顺利渡过了这急流。领队教导:过河时,要面向河水流过来的方向,以方便观察水流的变化并及时做出反应;爬山背包的胸间扣带必须解除,以防万一被水流冲走时,可以第一时间将背包放开,然后自个儿游上岸,避免被背包拖着,随水流漂走。




一开始的路段都走得比较舒服,没有太大 的挑战。每走大约一个小时,我们都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也确定一下大家的跟进能力,毕竟大部分的队友都是第一次,更何况我们是第一次组队,对大家的速度及 体能都不太了解。领队也乘休息时向我们讲解大自然的奥妙,还有很多关于这片森林的形成记事,介绍各种数亿年前已存在的动植物,让我们大开眼界!当中就包括 了深山里才有的Robbinson杜鹃花、地衣、猪笼草等等。领队教导:如果面对饥渴而又找不到水源,可以选择饮用猪笼草里的液体,但必须小心做选择。请选择还未打开的猪笼草。原因:不受污染,也还没有酵素被释放在那液体里。






我们一路轻松的走着,走过了荒芜的草地,绕过光秃的山头,发现了一间小屋(应该是多年前伐木工友的宿舍),还有地上残留的饭粒(感觉是不久前留下的,推测有另外一支爬山队就走在前头)。当中最特别的一段当属淡水沼泽地(Fresh Swamp Forest),轻轻地踩在茅草堆上,底下尽是水流,还有潺潺的流水声,感觉就像The Lord of The Ring里头的一个场景,精灵与人类合作抗战的沼泽地。走在这样的一个特别的栖息地上,心情是何等的兴奋! 1.00pm, 第二次的休息,领队说我们的进度竟然比预定的时间慢了一个小时!因此,我们在接下来的路程都不会有大休息(所谓的大休息就是停下来休息十至二十分钟,吃吃东西,交流交流),以便我们可以顺利的到达水源地取水,然后在天黑前直往山顶攻去。

Fresh Swamp Forest

我们开始向前奋进!果然不出所料,前面有一支为数四十多人的马来队伍,来自国际回教大学。由于他们人数众多,队伍拉得很长、很散,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方能完全超越他们的队伍,也因此减缓了我们的前进速度。他们的前队与后队的时间距离可以长达3个小时! 看见他们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在爬山,不禁为他们汗颜,怎么有人可以这个样子的装备来爬山?!领队教导:爬山时,最重要是装备要齐全,足够的用品就好,越轻越好,还有尽量将所有的东西都放进背包里,腾出双手(不要提东西),以方便行动。背包要贴身,选择适合自己的背包。一般一个人所承受的背包重量一个人体重作标准,不超过个人体重的三分之一。举例:本人体重66kg1/3的重量为22kg。故,小弟应该确保背包重量不超过20公 斤,以免对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另外,爬山背包分有:腰间扣带、胸间扣带和肩膀扣带,三个扣带。一般上,三个扣带都应该拉紧,以让背包完全贴紧身体,与 身体和为一体,方便行动。一旦感觉某个部位疼痛或有不适的感觉时,应当进行调整或松弛该部委的扣带,让其他身体部位帮忙减轻负担。爬山要走的路很长!持续的前进以及冗长的攀爬考验大家的耐力!


我们开始进入原始森林,高大的树木、稠 密的矮树林、攀藤、苔藓,这些罕有的植物逐渐出现在我们的四周。虽然心情是兴奋的,但随着天色逐渐转暗,而我们依然还没到达营地,更何况又与领队脱队了 (走在前方的队友没跟上了领队),难免会令队友感到忧虑。戴上了头灯,我跑到了前头,在黑暗的森林里奔驰着,希望可以赶上领队,其实还蛮担心领队是否发生 了什么意外,因为以我认识他多年,他是不会丢下队伍不管的。8.15pm, 终于遇见了领队,原来他跑去寻找水源地。由于天色已晚,我们惟有在水源地(Kem Kasut)扎营,放弃攻顶的计划。很不幸的是营地不大,再加上刚才停下来带上头灯时,让后来居上的一部分马来队伍赶上了,我们必须赶去抢占营地。还好,我们在我们靠前的队友快速奔跑前去之下,还算拿到了不错的营地,虽然有些地段潮湿,有点烂泥巴。由于预算错误,我们于8.30pm才全队到达原本预计7pm到达的水源地。就这样,我们随便搭了个小厨房,开始煮食,一部分人就负责搭帐篷。当时天空依然下着雨,温度计显示当时只有14oC。淋着雨,扎营煮食,身体却不停的颤抖。我们随便地吃了超咸的米粉汤,还有高卡路里的猪肉干,然后换衣睡觉。 对于咸咸的汤面,虽然有点过咸,但换个角度想:这可以为我们补充身体流失的盐分,减低抽筋的风险。
是夜,大家都睡得不好。在同样地区扎营的马来朋友们,断断续续到达营地,最后一批竟然于午夜十二时才到达! 他们就躲在我们搭建的小厨房里避雨,在那儿迎着寒风发抖,很是可怜,但也爱莫能助。由于没有更好的营地,他们竟然将帐篷搭在积水地!还有随意使用我们的messtin和 调味料,乱穿我们的拖鞋。也没什么,就当作我们的小贡献,让身处窘境的他们得到小小的方便。可怜小蕾、玉饼和伟伦的帐篷渗水,让他们睡得不舒服。偶尔也听 见崇崇、俊辉和敬渊们与隔邻帐篷的大声交谈;凯、麒、益则依偎着在帐篷内讨论隔天的事宜。凯很快就睡着了,留下我们两人继续地谈天。这一夜感觉好窝心,暖 暖的睡袋,彼此靠得很近的心,贴心的关怀。这一刻,我们一伙人的心开始系在一起,也开始了我们在深山里的107小时的家庭式依靠。就这样带着幸福的感觉不知不觉地入睡了。
第一天的征途结束了,我们还要为接下来的“长征”加油!




无名爬山队之三

和煦的阳光划破了黑夜

26/11/2008早上六点半就起身准备早餐(面包夹肉干和tuna)。一踏出帐篷,惊见四周突然多了很多的帐篷!原来都是半夜到达的马来同胞们的帐篷。虽然昨夜感觉自己很狼狈,浑身湿淋淋的,随便换了一套衣服就睡了,更甭提洗澡,但看了他们的狼狈,才觉得自己的遭遇都不算太糟糕。
Kem Kasut

一早起来,我们忙着找回属于我们的餐具、拖鞋等物件。毕竟是第一次,很多东西都不太熟手,结果我们早上九点半才告别 Kem Kasut  (一个以挂着的几双鞋子命名的营地), 正式向Yongblar山 峰出发,比原定的时间慢了一个小时。经过前一天的长途跋涉,此时的身体状况都只能说还好而已,但大家都表现得蛮轻松的。之前的队形都是自然形成,没有任何 的铺排,但经过了一天的观察,与领队讨论一番后,我们都认为应该进行队形调整,以便可以更好的前进。故此,我们有了正式的队形:领队带头,接着是崇崇、小 蕾、伟伦、麒、敬渊、凯、肉饼和俊辉,而益则殿尾。由于身处海拔5500尺(fts),空气稀薄,天气寒冷,四周的植物都以苔藓居多,而且是一层层的苔藓黏附在树干甚至是树根上,连地上都是厚厚的苔藓。我们进入了苔藓雨林!!











走在苔藓雨林里,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我们终于到达了我们此次爬山计划的第一个目标——Yong Belar(仰芭)Yong Belar,山高7156尺(2181m),是马来半岛第三高的山峰。山顶是个很好的营地,但必须带备足够的用水(山顶通常没有水源,故必须在山腰的水源地取水)。此外,Yong Belar山顶更是很好的观景区,可以鸟瞰悬崖下的山林,欣赏旭日东升,还有眺望无止境的山峦以及云海。达成了第一个目标后,我们这支无名爬山队的成员个个兴奋得在高山上跳跃。站在最高处跳跃的感觉棒极了!





大约逗留了半个小时,11am,我们继续往我们今天的目的地——《迷离谷》前进!《迷离谷》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而得此名。这里是个山谷,有条小河,常有沙蚊(一种幼小的蚊子,钉人很痛,出现时是成群结队的,密密麻麻的迷离谷的四周飞动)出没,错综复杂的山路,还有偶尔薄薄的雾,更是增加了其扑朔迷离的神秘感。《迷离谷》是到达《佳永峰》和《哥布峰》的必经之路。

我们排好了队形,然后昂首向前迈进。离开《仰芭峰》,我们踏入了整个路程里最漂亮、最厚的苔藓森林,这就是我所谓的《WONDERLAND》!原始的森林里,四周都布满了厚厚的苔藓,青色鲜艳,露珠潮湿,弹性质感,再配与和煦的阳光照射,形成了一幅如丝如画的美景。这如斯的风景令人陶醉,更是留恋!

心情兴奋的我们,连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今天的路途以下坡居多。走着走着,12pm,我们到达了Kem Periuk,水源地。离Kem Periuk大 约十米的地方有个小型瀑,瀑布的石壁上都长满了青苔,但流下来的水是清澈的。大伙儿在那儿可玩得不亦乐乎,至少这是两天来,唯一可以清洗的机会,但也因为 大家忙着清洗鞋子和袜子上的泥土而将水池里洁净的水都染成了巧克力色。玩乐、嬉戏、休息、吃喝,大约逗留了一个小时,我们继续往目标前进。扣除昨天没完成 的YongBelar路程,其实我们比今天原本应有的进度慢了两个小时!
接 下来的路程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绕过恐怖的悬崖和斜坡!虽然是下坡路,但我们必须绕过一个在悬崖边的独木桥。这独木桥不算长,但惊险十足。木桥是根大 约十公分宽的独木,踏上去偶尔还会转动,双手必须捉住靠在山边的树根以帮助支撑体重和笨重的背包,稍不留神就可能直接滚下山,跌个粉身碎骨。无论如何,在 领队的指导下,我们还是顺利走过这湿滑的独木桥。惊险程度,我给八分(十分为满分)!




一路走在苔藓树林里,感觉很是舒服,天气凉爽,偶尔的小雨则令天气变得寒冷。为了赶路,我们的休息变得很少,基本上都只有偶尔的几分钟休息,然后就继续上路。终于,我们于下午五点到达了‘6400’(以山的高度命名的山峰)。两天下来,我们的体力消耗了不少,前队与后队的距离达到了半个小时(其实还好啦)。正当我们后队的成员才刚要放下背包休息时,领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前后分队赶去营地。

领队的建议的确在队里引起了很大的回响。由于到达‘迷离谷’估计还要大约3个小时的路程,如果不分开两队,那么很可能大家都不能顺利地到达营地;反之,前队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往前直冲,先赶到营地,而后队则尾随而来。由于后队多为伤 者,故行动会较缓慢。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倘若后队不能在入夜前到达营地,那么就只有在半路上找个适合的地点过夜,直到隔天再赶去营地集合。虽然这不是一 个最好的办法,但为了避免大家都无法到达营地,且山间的营地都不足够容纳那么多人,我们惟有孤注一掷。

我们重新分配了用具(帐篷、煤气炉、饮用水),领队就带着五人冲锋队赶路去,留下麒、益、辉及肉饼四人为后队。我们大约停留了一分钟,也快速跟着前进,希望 可以在入夜之前跟上前队,一起到达营地!虽然身心俱疲,我们还是积极的赶路。虽然彼此都没有说出口,但我们知道大家都希望自己不是包袱,希望可以顺利地完 成任务,更不需要狼狈到在无法到达营地的情况下随处扎营。领队教导:前后队应该备有足够的野外求生配备,以便在突发状况下,依然能够独立自救。必备的东西:帐篷、炊具、头灯或手电筒、食物、饮用水,当然还有一些个人用品。

天色渐渐暗下来,天空也下起了雨,我们都戴上头灯继续往前走,四周可是一片漆黑,偶尔听到前队队员的交谈声,更有尖叫声(有人跌下树洞,还好没有大碍)。在一番努力追随下,信念战胜一切,我们最终接上了前队,并于8.00pm正式跨过小河,来到了迷离谷!这是如此地振奋人心,我们不用分开扎营,更可以在一个较舒适的营地好好的休息了这一夜,我们有丰富的晚餐——白饭、蘑菇汤、茄汁豆、炒蛋、沙丁鱼、江鱼仔、虾米,还有一罐现吃的玉蜀黍。一个masstin三个人的饭菜,我们大家就是那么‘亲密’地分享食物,那是多么美好的感觉!
在潺潺流水声和虫鸣声的伴随下,我们逐渐进入梦乡,为隔一天的攻顶计划养足精神。
马来半岛第四高的山峰——佳永峰(GAYUNG),一个环山萦绕的山峰。隔一天,我们将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无名爬山队之四


迷离谷的扑朔迷离

《迷离谷》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而得此名。这里是个山谷,海拔5000尺,有条小河,常有沙蚊(一种幼小的蚊子,钉人很痛,出现时是成群结队的,密密麻麻的在迷离谷的四周飞动)出没,错综复杂的山路,还有偶尔薄薄的雾,更是增加了其扑朔迷离的神秘感

早晨醒来,大约六点半,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可能晚上下了雨,沙蚊都没有出来展开攻击行动,故我们依然可以穿着短裤,无需戴上头部护罩来保护脸部(本人多年前 曾经遭到沙蚊攻击,连脸部都遭殃),且自由自在地跑动。进入了在森林里的第三天,身体难免会有点疲累,大家也开始有点慵懒了。




今天是由凯、麒和益负责早餐,而我们的任务是准备


一份充满营养及能量的丰富早餐!由于爬山时不太可
在中午时段停下来煮午餐,我们此次精心策划了丰
富的早餐,以便能够提供身体充足的能量以应对一整
天的超耗力运动(由专业营养师设计)。这天,我们
有番薯粥(提供能量,配以罐头花生、咸蛋(提供足够
的盐分,还有江鱼仔,以达到碳水化合物、脂肪酸以
及蛋白质的平衡。





昨晚摸黑过河时没有看清楚小河的情况,今早才惊觉这小河的景色是如此的动人,潺潺流水,清澈的河水,带有少许苔藓的石头,是如斯的美!大自然的美景就是那么 的赏心悦目!我随手撩起了水,顺势低头让水打在脸上,冰冷的山水解开了肌肉的僵硬,这是何等的舒服,精神也为之一振!我们今天终于可以在出发前先来个梳洗了!在水源地扎营就有这么一个好处,用有用之不尽的山水。大家先拿了煮食用的水,然后便在那里兴奋的梳洗起来,毕竟大伙儿已经三天没洗过澡了!麒终于在河 床找回了昨夜掉进河里的眼镜。


可能过于兴奋吧?我们竟然于10.30am才正式离开‘迷离谷’,奔向‘佳永峰’
我们沿着河边一直往上走,正如之前所说的,‘迷离谷’的地理环境错综复杂,很容易就会被多方向的山路给混淆了。我们在小河边徘徊了好一阵子,只为寻找适当的出路。在这样的时刻,经验和观察能力就要被派上用场了!首先,我们必须观察四周有否留下任何的记号。再来,我们必须分辨前人留下的记号的时间(最基本要会分辨新旧的记号)。然后,根据记号的方向前进,以免走回之前走来的路途。如何看记号呢?领 队教导:通常,登山者在开路时,会用劈刀在树干上砍上三画的记号(形状就似中文字‘三’)。如果那刀痕是属于新鲜的颜色,那就代表是新留下的记号;相反 的,若那颜色是黑暗的(被树木所分泌的树脂所遮盖了),那就是属于很久以前所留下的记号。如果是在河边,那么通常登山者会将三粒形状中等的石头叠在一起, 告诉后来者必须横越河流。为什么是三粒石头而不是两粒石头?这是因为大自然里,几乎不可能会有三粒石头相叠在一起,而两粒石头相叠的情况相对的就比较常 见。

我跟领队四周观察了一番,确定了方向,是往河的对岸走过去,然后直上斜坡。这一次,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6850’峰。在还未到达‘6850’峰之前,我们必须经过一个蜿蜒的山脊,称为‘6852’。 横越了瀑布,沿着蜿蜒的山路一直往上爬,路途荆棘难行,常要钻树洞或树根。所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为了难得一见的天然景色,再辛苦都是值得! 今天的天色不太好,偶有小雨,并且伴有大雾,故大部分景色都被掩盖了。无论如何,皇天不服用心人,我们于下午三点终于来到了‘6850’。 这是一个长约数公里的山脊,就将密密麻麻的森林往南北划分开来。我们就走在山的顶端!这里特别的地方就在于我们常分布在不同的山头上!由于前队负责进攻, 故速度较快,再加上攀山越岭所用去的时间,令前后队的距离拉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因此,我们走在后头的三位(凯、辉、益)常常会看见前队的队员们就在前方的 几个山头上走动,偶尔就钻进了丛林里,然后就失去了踪影,不一会儿又出现在另一个山头。

在云端上的山头钻动,游走山林间,感觉太美妙了!






下午四点,我们终于来到了‘6850’峰,也称为PuncakJunction。这里是个驿站,可通往Gayung峰,也可以通往Yong Yap峰,故得此名。这里有个特大的猪笼草品种,长度有20cm。高山上随处可见猪笼草的踪影,可种个样,大大小小的都有。凉风阵阵,烟雾弥漫,少了眺望远景,却多了一份写意。爬山时最轻松的事莫过于将笨重的背包放下!每天都背着16kg的背包走动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技巧和适当的重量是非常的重要。放下背包,身轻如燕,感觉整个人就要随着凉风飞起来了。



一番休息与进食后,我们又得赶路了!由于今早迟出发,我们在时间上了整整一个小时多。领队计划我们又分队走,前队先赶去水源地取水,因为取水会花上很多时间,然后大家在水源地集合,再一起攻顶!到达水源地还要大约两个小时多的路程,我们依然走在山脊上,烟雨蒙蒙,前路茫茫,但风景怡人。我们看见了奇花异草,我们看见了Simpang Pulai-Cameron大道,我们看见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我们大开眼界!







三个小时后,我们后队也到达了水源地,却只发现了两位女生在那儿。原来男生们都下斜坡去取水了。我们放下背包,留下辉与他们做伴,就快速下坡去。这是一个超 过六十度的斜坡,地滑泥烂,倒树、杂草,不容易行走。途中看见一个沙丁鱼罐,不小心将它踢进了草丛里。大约五分钟,冲下了150尺,我们才看见了麒们蹲在以树根形成的山路中央。原来水源就是顺着这山路流下,稍不小心一脚踩在泥里,干净的水也将随之而去。水流就如干枯的水喉流出少量的水般,及至缓慢,小得可怜。好不容易才将10个 水瓶装满,然后双手提着水瓶往上爬,这可增加了爬坡的难度。此时,麒提醒看着地上的沙丁鱼罐路标,然后左转。我才惊觉原来毫不起眼的沙丁鱼罐是地标!还 好,我的方向感很好,走对了,但提早上坡的另两位队友就很不幸地受困于杂草堆里,加上天色已晚,没有头灯的协助和四周的有刺植物,令他们寸步难移。幸好我 们就在附近,所以顺利地引导他们走回营地。到达营地已是7.30pm,天都暗了,天气也变得寒冷。距离‘佳永峰’还有一个小时,领队决定放弃攻顶!我们惟有在此地扎营。





这里是Kem Teko,以茶壶为地标。扎营煮食,大家分工合作。这已经是在森林里的第三天了,大伙儿也开始适应,也学会了基本的野外求生技能。寒风来袭,门牙都开始不听使唤了。随便抹一抹身体(没有水可以冲凉),换上干净的‘休息装’,然后吃丰富的面线汤再配以美禄,我们就这样准备休息了。 由于寒冷,一吃完晚餐,我们都钻进了帐篷内,再也没人愿意在外逗留。我们就这样隔着帐篷聊天,也刚好营地有电讯信号,有些人开始忙着玩sms了。蕾和凯还无聊地隔着两个帐篷的距离互通sms。就一直这样,直到隔壁的帐篷开始奏起了交响乐,我们才开始静下来,慢慢地进入梦乡。

由于我们的帐篷地处斜坡(只有我们三人的受影响),我们在钻入睡袋后就整个人往下滑,感觉糟糕极了!还好旁边有棵树可以让我们捉住,不至于滑出去。可爱的麒 竟然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坐着看我们睡觉,还调皮地为我们的睡姿照相,疲累的我可不管了,在他的监视下睡得更甜。。。。。。

今天难免有点失望,这是行程里第二次可以在山顶露营的机会,然而我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了。明天肯定不能在山顶等待日出了;今夜繁星点点,但茂密的树枝 遮敞了大部分的夜景。有时候,世事不尽人意,但这是人为的疏忽,所以我们决定了明早一定要提早出发,不要再因为自己的拖延而错失欣赏大自然的机会!
明天,我们8.30am一定要出发!



无名爬山队之五

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

挣扎似的睡了一夜,我们今天都很警觉地提早起身。肉饼、蕾和伟伦一早起来准备了爱心早餐– 面、江鱼仔、青豆、蘑菇、MILO和饼干,感觉还不错嘛!肉饼也为自己两天前的失误平反了,证明她的厨艺还属不赖。

经过昨天攻顶失败的挫折,今天大家都不敢怠慢,一番用餐后(我们好像没洗刷,或刷牙),我们赶紧收拾场地,然后于8.30am正式出发了。这是多天以来最早的一天。我们今天有两项任务 – 攀上‘佳永峰’(加勇峰)和‘哥布峰’,希望我们一切顺利!

我们依然走在苔藓雨林里,迎来的是更多的挑战,但经过了几天的磨练,这一切都不算太难。终于,我们于9.15am到达了马来半岛第四高峰 – 加勇峰,山高7129fts。距离山顶大约一百公尺的地方有个营地,本人曾经在哪儿扎营,还记得当时半夜下起了大雨,风声呼啸而过,雨水更是渗透了帐篷,在90C的寒冷天气下,我们躲在帐篷里浑身发抖。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此次只是远远地望一望处于西边的营地,然后就往东边前进,继续完成我们的第二个目标。我们在山顶“钓鱼”,钓到了一包鱿鱼丝!当然这是老顽童益的无聊把戏,为旅途增加笑点。




让我们踏云去

我们身处海拔二千多公尺的森林里,到处都是云朵,仿佛置身于仙境。辉被调去前队了,渊则由于膝盖受伤造成了行动不便而掉到后队来了。一眼望去,那是连绵不断 的山峦,好似长城,好不壮观!不稍一会儿,队形拉开,我们又在不同的山头观望对方了。浓浓的大雾让前方队友的踪迹突地消失,又突地出现在眼前,几分钟前就 在你前方不远的地方,几分钟后就突地在对面的山头,再多一会儿就去了隔几个山头,再来就失去了踪影,然后我们必须在半个小时后或更长的时间后才有机会碰 面。有时,两个人走在后头,对着四周呐喊,传来的却只有自己的回音,心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好在四周风景优美,山路明显可见,扫除了心中的忧虑。


渊跟我就走在后头,一步一脚印的走着。看着渊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希望可以减轻自己对膝盖的用力,我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上 坡时借用旁边树干用手将自己拉上去、用绳索捆绕在自己的腿上借以用手力将交抬起,等等。路途太急促可能就会错过了沿途迷人的风景,而我们在积极前进的同时 也不忘了停下脚步,欣赏美丽动人的景色。还记得有一段路,我们就走在山脊上,四周一片云雾弥漫。突然间,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将云层吹开了,从迷茫白雾变成了 一片葱绿,回首一望,两只犀鸟缓缓从左边的丛林里飞出,飞越了山脊来到了右边,而云层却在霎那间再次覆盖了山峦,四周恢复了一片白茫茫。我们都背着突然的 美景给惊呆了!这一霎那的精彩,人间难得几回可见!凯也在这美丽的景色萦绕下,还有鸟叫声的相伴,在7000尺的高山上种下了黄金。可有多少了会有如此的机会呢?

前队早在半个小时前到达了Korbu峰,而我们后队三剑客于12.00pm正,正式踏在马来半岛第二高峰的土地上,山高7162fts!由于山顶平阔,是个很好的营地,但也长满了很多树木,遮挡了所有的风景,所以我们只能在营地的范围活动。我们的计划总算完成了!我们脱衣服庆祝(当然只限男生),露出了一个个瘦小的身材。如果谁的身上在出发前有很多暗藏的肥油,那么这些肥油一定在这几天的行程里被燃烧完毕了。中午一点,吃了些东西,拍了全 体照,我们正式离开‘哥布峰’,下山赶往营地去。由于行程安排有点紧凑,故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慢慢地在顶峰逗留,我们必须于天黑前赶到营地,事缘到达营地前的一段路将会是非常的严峻,渡河、悬崖峭壁,统统都会在向我们发难。我们推算大约需要六个小时方能到达营地。









我们开始了数小时的下坡路,基本上就是一直往下爬,四周的树林也开始从苔藓雨林转为灌木森林。6.00pm,我们来到了最后的水源地 – LAST Water Point(地名)。下了超长的台阶,引领我们来到了瀑布边,还以为横渡瀑布后就是我们的营地了,但不是。真正的挑战才要开始!
我 们横渡瀑布后,迎来的就是严峻的攀爬峭壁了!爬峭壁不是说着闹的,我们必须非常的专心,稍不留神就会滚下瀑布,然后所谓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直接到达山脚, 粉身碎骨。我们必须沿着石壁上一个树根攀橼而突露出来的站台,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横爬过峭壁,然后再横垂直下地握着树根和藤爬下令人望而生畏的小悬崖。挑 战并未结束,大约走了50公尺,前面竟然发生了土崩,原本在悬崖边的山路也一并被冲走了。我们正处于悬崖边,要如何到达悬崖的另一变成了我们今天最大的考题!领队跟益负责观察前方的路,确定了之后便开始指导大家跨过崩塌的瀑布。根据推测,土崩应该刚发生不久,由于担心土崩随时会再度发生,我们战战兢兢地踏在松动的黄泥上,轮流利用那只足够一个脚板踩踏的硬地跳过着悬崖,然后快速离开这地方。惊险程度:9/10





我们继续往前走,天都黑了,营地依然不见踪影,还好看见了近打谷的灯火,让我们拥有继续前进的动力。黑暗中,我们继续摸索。8.00pm,我们终于来到了宽阔的Kem View。绷紧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弛了。天空微微下起了雨,搭了帐篷,设了灶,益、麒、凯和庚到大约300公尺外的小溪提水去。这是继‘迷离谷’之后,在此可以在水源边扎营。我们好不兴奋地清洗多日来黏附身上的泥垢。洗着洗着,凯突然提起水蛭出现的可能性。我们才猛然记起领队在出发前的提醒:在山高低过3000尺 的地方开始会有水蛭出没!将头灯往脚下一照,我的天啊!水蛭已经爬满了双脚!我们几个大男生又是紧张又是尖叫,猜想营地的队员一定以为我们遇水狂欢而发出 尖叫。对于自己的丑态和狼狈,我们都感到尴尬不已。快速装满了水,我们飞奔回营地,然后才惊觉原来营地的四周也是水蛭的大本营。水蛭可谓无所不在,火炉 旁、食物边、脚下甚至是手心都有,还有少数爬进营帐内或帐篷上的,看了令人心惊胆跳,特别是我这种怕蠕动类爬虫的大男生,丑态尽露,尴尬极了。

无论如何,今天是我们的Celebration Night!庆 祝我们顺利登上了马来半岛第二、第三和第四高峰。我们有非常丰富的晚餐,咖喱鸡、紫菜汤、焖花生、豆鼓鱼、江鱼仔,再配以香喷喷的白饭。吃饱后,我们开始 躲在帐篷里,没有人愿意出来让水蛭当晚餐,只有凯为了跟不知名的情人窃窃私语儿跑到外头打电话聊废话(情话绵绵)。我们都在疗伤,此时才惊觉原来身上多了 很多的伤口。。。。。。









12am,在水蛭的淫威下,我们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休息去。哪个不小心,水蛭可能都爬到帐篷上去了,然后就在上方监视我们入眠。这是恶梦!恶梦的开始。。。。。。
隔天,我们就要展开一场人类与昆虫的大战了!你绝对无法想象。。。。。。



无名爬山队之六


水蛭、蜜蜂、土崩、迷路、失踪,样样报到;蓝环天使的出现,抚慰了崩溃的心灵

天空翻起了鱼肚白,我们拖着疲惫的躯壳毫不情愿地起身,又要与水蛭作战了!


今早轮到辉、庚、渊这三位可爱的小男生准备早餐。为了确保营养充足,我们有诗萍饮食治疗师报效的‘Ensure奶粉’,美禄、麦片、小麦,再配以干果类和干豆类,形成了我们健康且丰富的早餐(high nutrient density)。
       

Kem View, 可以眺望近打谷而得此名,但我们认为Kem Pacat更为贴切,因为Pacat无所不在。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在参加《Survivor》的节目,野外求生、一身狼狈,还有领队的录影。。。。。。8.00am,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们的出发被推迟了。坐在帐篷内,看着雨水打在帆布上,还有水蛭爬在上头,看它努力地寻找突破口,希望可以吸取我们这些热血男孩的鲜血,我的心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接下来的路途,我们会否碰见如此为血疯狂的小蠕动物?!
雨不久后停止了。我们收拾了背包,拍了胜利的全体照,凯再取出那已经背了4天 且不轻的香槟庆祝一番,然后我们开始为水蛭大战作准备。根据领队多年的经验,中国制造的樟脑丸能够有效地减低水蛭的攻击。当它们爬上身体时,只要一接触樟 脑丸就会马上放松,然后跌到地上去。我们在鞋子、袜子上都尽量地涂上樟脑丸,也准备了盐巴以便必要时利用它与水蛭皮肤所产生的液体渗透力的误差,让水蛭出 血而亡。

无名爬山队一行九人正式整装出发,我们今天的目标当然是离开森林,回到繁华的大都市!经过小溪取了饮用水,然后就马不停蹄地赶路去。

据分析,通常队伍里的第二至第四个人会比较容易遭受水蛭攻击,因为当地一个人经过了某个路段,那身体的热血会吸引水蛭。它们开始从四面八方爬过来,然后就不 偏不倚地遇上接下来的路过者,而后面的队友则因为水蛭黏附在前面队友的身上后,碰上的机率就相对的减少。无论如何,这只是一般的推测,当水蛭大军压阵,这 理论马上作废!人人平等。
身上的水蛭从一只、两只、三只,再到数只,再来就一群,然后就无所不在!大腿上、小腿、袜子里、肚子、胸部、胯下、背后、手套里,真的无孔不入,无所不在。樟脑丸正式宣布失效!

一 个小时后,我们在一个平地休息,发现大家身体千疮百孔,处处有血迹。犹记得辉的脚跟处有一群的水蛭在不停地摆动,而伤口处也鲜血直流。未免水蛭的‘钩刺’ 留在体内,我们给辉在那地方撒盐,好让水蛭自动脱落。情况绝对是惨不忍睹!辉说我们在他伤口上撒盐!我们都知道很痛,但别无他法。我们尝试在袜子里撒上盐 巴,此招数果然有效。当然,水蛭还是会照样攻击,只是机率就大大减低了(significantly different)。由于到处都是水蛭,更何况只要我们停下,大大小小的水蛭也不懂是从哪里来的,都会蜂拥而来,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精神上不胜负荷,心里都有一定的恐惧。我们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后索性不休息,一路往前冲,希望快速逃离这水蛭大军设下的‘迷魂阵’!





正当我们拼命赶路的时候,蜜蜂竟然趁我们不留意的时候在前方恭候我们的大驾光临!大约于下午3pm, 我们重新汇合大伙儿然后再继续前进。此时,前队经过时不小心惊动了路旁草丛里的蜂窝,蜜蜂因而倾巢而出攻击了中队的队员,也处后队的益、凯和渊却不得其路 而过,唯有等待蜜蜂的散去。一番考量之后,三人决定穿上雨衣然后冲过蜜蜂阵!还好一切顺利,后队三人都避过被蜜蜂蜇伤,可怜蕾、庚和辉都惨遭毒刺,还红肿 了一大粒。经验告诉我们一定要带齐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继续前进,过河越岭,一直走到5pm,我们来到了一片油棕园,以为就要到了,领队却郑重地告诉我们可能走错了路,需要回头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如果前方的路还不见明朗的话。心都凉了一半。。。。。。










为了方便找路,领队将全体队员留给我来带,然后自个儿快速冲前去寻找出路,而麒和伦也被派遣去帮忙引导。走着走着,伦忽然跑回头说麒不见了,还说听见了动物 的声音,然后有影子跑进了旁边的丛林里!我们听了当下跳了起来,益丢下背包马上奔驰找人去。心是那么的忐忑不安,因为是益要麒跟前去的,现在却突然不见 了。先安顿了大队,益和凯往轮所指的丛林去找,上山观察脚印、撕声呐喊,近乎歇斯底里的了。我们看见了山猪的脚印,我们看见了不懂得识别的脚印,我们看见 了泥土上挣扎留下的痕迹,我们还怕他遭遇不测。。。。。。大家都非常焦急,但也束手无策,浩瀚的丛林,数百亩的油棕园,人往哪里去了?半小时后,麒跑回来 了,原来他抄捷径越过了领队走到了更前的地方去了。凯说,若麒真的不见了,益会从此放弃爬山;我说,我会常驻此地,直到麒的归来。我看见了麒眼里打滚的泪 水,我们知道彼此都很在乎,特别是在这种非常时刻,一个都不能少。我要求了一个拥抱,释放了心里的担忧。




我们围着圈圈讨论着若真要在此留宿一夜的事宜,我们没有足够的粮食了。我看见了大家眼中的恐慌,我看见了大家眼中的无奈、落寞,仿佛绝望了。。。。。。这样下去,再坚强的心、再强的意志力都会垮了。


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 – 可能真要在一望无际的油棕园里过夜了,待明天再寻找出路。我们先试着向前走,希望可以找到原住民村,那我们就有办法离开这里的了。走了一段很长的路,时间都来到了7.00pm, 预先安排好的车子仍不见踪影,也不见人影,更不见灯火。我们开始坚持的心开始动摇了,我们散漫的走着,似乎就在找个适合的营地,然后扎营。山穷水尽疑无 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忽然前方有灯火闪烁,也传来了车声,我们的车子来了!原来是司机根据我们提供的线索,找到了我们的所在位置,我们得救了!我们激情的 欢呼!终于正式结束了与水蛭的大战,可以歇息我们不停走动了将近十个小时的双腿。终于可以利用文明的科技减轻我们的负担,送我们离开这一大片会让人迷失方 向的油棕园。我们开始将背包叠上四轮驱动车,然后上车准备离开。忽然肉饼在卸下背包后,整个人瘫软了下来,她昏倒了!我们即刻扶着她,但她可谓全身失去知 觉,完全瘫软了下来。虽然全身无力,但肉饼依然嘴角微微上扬,是卸下心头大石、是满足的微笑。

车子开始往前开动,我们一行十人就坐在四轮驱动货车的后箱上,感觉就像逃难的难民们。回头望着一路走来的森林,攀山越岭,五天四夜,太不可思议了!肉饼就在 大家的关怀下躺在我们怀里休息着,好害怕她突然出了什么状况。再看看其他学弟学妹的模样,大家真的虚脱了。我感恩救星适时地出现,让我们挑战自我到了极 限,然后适时地伸出援手,让我们再站起来!




Victory!

我们经过了Kampung Orang Asli、 水坝、马来乡村,然后开始看见柏油路、大路,然后离开乡村进入了城市。我们终于来到了怡保!在巴士站下了车,然后便开始梳洗。大家步伐散漫,绝对是虚脱的 了,非常的虚脱的了。肉饼大概花了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让身体开始听取使唤,可以活动自如了。我们在巴士站的嘛嘛档吃了这几天来第一顿不用自煮的晚餐,然后 赶上11pm的巴士回吉隆坡去。我们坐上豪华如马航的长途巴士,就这样一路与麒、凯讨论着这几天的经过,还有对小学弟学妹们所留下的影响(impact)。我们的心靠得更近,我们大家可当了6天比好友更亲密的‘家人’,那所有的互动将大家紧紧系在一起。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们共同经历了这几天的磨炼,我想我们会是今生最好的朋友。








1.30am,我们回到了熟悉的车站——Puduraya。 与领队道别后,我们也分乘两辆朋友的车子回到了各自的住家去。我们又回到了繁华的都市,闪烁的霓虹灯,热闹的街头,到处的钢骨森林。大自然的美景和朋友们 这几天来的互动依然在脑海里浮现,一切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平伏。我想我毕生难忘,我也更加珍惜我们的友谊。谢谢你我携手走过这五天四夜。没有你,这旅途将少了很多精彩!




回家的路上,肉饼说在失去知觉前,她看见了一个金发蓝色光环的天使,就在那一刻,我们上了车之后。而我相信那是一个守护天使,守护大家一路平安顺利地走过。在保送她到平安的地方之后,天使继续回到属于他的大自然里,数亿年的原始森林里,继续为他人提供保护。 我仿佛看见了精灵,而我相信,他们就在那里。

*我们每人都遭遇不少于一百只的水蛭攻击,捐了不少的血液,就当回报大自然吧!
无名爬山队万岁!


爬山前的脚

爬山后的脚以不成人形-因为已经变猪脚!